荣格的数学到底好不好?

但凡对心理研究能到那种精细思辩和抽象架构程度的,特别是弗洛伊德.阿德勒.毕生 拉康那帮人数学都不可能学得太差,要知道数理推导与统计方法在心理研究(包括与之交叉的神经医学,生物信息学)里都是不可或缺的,稍微去了解下一些

对于荣格小时候那种情况可以解释的是:学校教的代数没怎么引起他的兴趣,他根本没想过用心去学习,他父母都是神职人员,出生在一个宗教氛围浓郁的家庭里可能一开始就没接触到数学方面的基础训练。从他的自传来看他小时候更容易被一些象征性的,神秘色彩的东西吸引过去,受家庭影响多半会接触到基督教诵经 ,精神净化,与预测未来趋势有关的仪式行为,荣格产品到底好不好有趣的是荣格小时候还一直认为自己是背负了上帝给予的神圣使命的人。

其次可以从他童年惯用的认知方式来分析,荣格小时候在那种糟糕的家庭氛围下他更多的习惯了让内心退避到幻想世界里进行自我游戏,这种对周遭环境的抽离使得在感官经验上的敏感度降低,导致过分发展了ni-fi内倾直觉主导的功能,而无暇适应给人实感较强的初等代数(儿童接触的基础数学多半使用的te-si 只有高层次的数学才用到直觉功能) ,这里要值得注意的是初等数学和高等数学动用的认知功能是有区别的。

再次你可以在百科上看到说荣格年龄稍大的时候,曾经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中游移不定,他十分青睐将真理建立在事实上的科学,但比较宗教学有关的一切,又想成为一个考古学家。就在进退两难时,他选择了医学, 因为学医至少可和科学结缘,而且医学的范围又相当广,以后也有许多机会专攻某项领域,从他对科学的不舍可以看出他在后天的成长过程中是逐渐培养出了一定数理能力的。

最后说一下直觉型的儿童特别是inj型在后天发展过程中多半都会对艺术.物理.哲学.心理.社科这些对直觉功能依赖强的领域感兴趣,它们在信息的收集方式和部分决策上至少是契合的,都需要思考更多的可能性和探索内外本质的感受力,宏观格局上高密度架构的能力,将不相关事物放在一起研究公理的特性,还有采用不完全归纳法主观筛选信息片段进行处理和预测趋势的灵性。

“另一方面,第二人格把第一人格看作是一种困难的和吃力不讨好的道德任务,是一门必须以某种方式通过的课程,这一课程由于下述五花八门的过失如一段时间的懒惰、泄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estaurantcouleursjardin.com/,容格沮丧,对没有人认为有价值的想法和事情却有不适当的热情、轻信别人的友谊,见识有限、易抱偏见、愚蠢(在数学上!)、对别人缺乏了解、在哲学问题上看法不明确且又混乱、既不是个诚实的基督徒又不是别的什么人等等而变得复杂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